柯麟:助力暨大医学院创建的红色传奇人物

发布单位:机构人员汇总 [2022-04-07 00:00:00] 打印此信息

柯麟(左三)

暨南大学医学部(原暨南大学医学院),是新中国最早在综合性大学设立的医学院之一,为世界各地培养和输送了大量医学人才。1978年,作为华南医学的“一代巨擘”,柯麟为暨南大学复办、暨大医学院创建做出了重大贡献。

除了是医学教育家,柯麟还有一重“红色特工”的身份和经历。在惩杀叛徒白鑫、联系叶挺、秘密大营救、“两航起义”等重要历史事件中,柯麟都留下了不可忽视却鲜为人知的身影。他联结了我党早期的许多革命家,张太雷、周文雍、陈铁军、彭湃夫妇、蔡和森、李硕勋、叶挺等,都是曾与他并肩战斗过的亲密战友。周恩来、叶剑英、陈赓、潘汉年、廖承志,都曾是他的直接上级领导。

“高悬义壶济贫苦,为国为民献终身。”自上世纪三十年代起,柯麟便以华南一代名医的身份跻身澳门上层社会,为统一战线做了大量工作。

鼎力支持创建暨大医学院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柯麟逐渐将全部精力投身到医学教育中,对广东一些医学院校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其中以暨南大学医学院为最。

1978年1月,中央决定复办暨南大学,新办医学院及华侨医院,时任卫生部顾问(正部长级)的柯麟被聘为暨南大学复办筹委会副主任。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一任党委书记刘希正回忆,在柯麟的鼎力支持下,在兄弟医学院校的支援之下,暨南大学医学院在较短的时间内向全国招聘了上百名骨干教师。

1978年7月,暨南大学医学院顺利完成了高考恢复后的第一次招生,共招收了临床医学专业新生132名,其中港澳生57名、侨生4名、国内生71名。暨南大学医学院就此成为全国第一所面向海外、面向港澳台地区招生的综合性大学,是国内第一所有医学院的综合性大学。

柯麟对暨南大学医学院的创立作出了卓越贡献

投身革命

柯麟的前半生,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人赴汤蹈火、前仆后继的真实写照。

1916年,柯麟考入海丰中学,认识了一位比他大四岁的高年级学长——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农民运动领袖彭湃。

经彭湃介绍,就读于广东公立医科大学(现中山大学医学院前身)的柯麟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1月更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5年,柯麟正式担任广东公立医科大学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支部首任书记。自此之后,柯麟和十几名同学共同组织了新学生社,领导广东公医的学生运动。

同年,在彭湃的介绍下,柯麟邀请周恩来到学校演讲。周恩来在演讲中说道:“我们的时代是战斗的时代,革命青年一定要与工农兵合作,才能取得大胜利。”周恩来的一番话,为柯麟指明了革命的道路与方向。在广东公医学习的日子里,柯麟多次领导和参加学生运动,同时在医学上刻苦钻研,这也为他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1927年,柯麟赴武汉出席全国共青团代表大会,并立即被派往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先后任二十四师教导队医官、军部医务处主任。是年9月随第四军回广州,任该军后方医院副院长。随后,他参加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避难上海,开设达生医务所,作为党的秘密联络点,并参加中央特科的工作。

惩处叛徒

在那段潜伏作战的岁月里,最让柯麟感到传奇的,莫过于参与惩处叛徒的故事。

1929年8月,柯麟的革命引路人彭湃因被叛徒出卖而被杀害。中央特科调查到白鑫叛变的真相,周恩来打破惯例,要求“特科会打枪的全部都要参加”,找到叛徒白鑫报仇。然而,白鑫叛变后就被敌人保护起来,不知所终。由于白鑫与柯麟是旧相识,但又不知道柯麟的政治身份,时任中央特科情报科科长陈赓便将寻找叛徒的任务交给了柯麟。

当时,白鑫曾秘密到柯麟诊所看病。柯麟不动声色地给他看完了病,然后以取药为名,暗地派人通知中央特科。不过,中央特科的人尚未赶到,白鑫就匆忙离开了诊所。陈赓认为,白鑫可能会再次来诊所,就嘱咐柯麟照常开业,等待白鑫到来。

半个月后,白鑫约柯麟到法租界的一家饭店给他看病。柯麟如约前去,“现场防备森严,柯麟不急不慢地替白鑫诊断,并利用给白鑫看病的间隙与白鑫闲聊。白鑫邀请他下次到自己的住处——法租界霞飞路和合坊范争波的公馆里来看病”。不久后,中央特科得到情报,白鑫将启程前往意大利。周恩来和陈赓等人意识到,这是除掉白鑫最好的也是最后一个机会。中央特科立即部署,不仅惩杀了叛徒白鑫,还除掉了特务头子范争波。

白鑫和范争波死后,上海国民党党部和法租界巡捕房立即展开大搜捕。组织上安排柯麟秘密转移到东北。东北地区组织工作的领导人刘少奇在了解了柯麟的情况后作出指示,要柯麟回到南方继续工作。

濠江岁月

1930年,柯麟来到香港。1931年1月,设在香港的广东省委及其所属机关先后被破坏,柯麟无法与组织直接取得联系,只得独自行动,在香港挂牌行医,开设南华药房。后来,中央交通总站的李少石来到南华药房,叮嘱柯麟建立与中央单线联络的交通机关。1931年秋,柯麟护救出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军委书记、烈士李硕勋的妻儿,将他们送往上海。其间,叶剑英、聂荣臻、陆定一同时经由香港转赴中央苏区,香港联络站发挥了重要作用。

1935年,红军总政治部联络部部长潘汉年来到香港,要柯麟前往澳门,联系当时寓居澳门的叶挺将军。叶挺在澳门期间常和柯麟谈起革命经历,还曾对柯麟说:“以前我革命了半生,现在虽然没有直接参加革命工作,但我依然希望在下半生贡献自己的力量,为党的事业作出贡献。”柯麟将叶挺的生活状况和思想状况一并向组织作了汇报,为其后来重新“出山”,出任新四军军长作了铺垫。

除了经营自己的诊所外,柯麟还在澳门镜湖医院担任义务医生,由一名普通开业医生一跃成为医院院长,并把这所不起眼的医院办成澳门规模最大、管理最好、医疗水平最高的著名医院。任职期间,柯麟救死扶伤,以华南一代名医的身份跻身于澳门上层社会,赢得了各界人士的信赖赞誉,为后来的“秘密大营救”及其他统一战线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9年10月10日,柯麟在镜湖医院庆祝新中国成立大会上讲话

迎接新中国

1949年,新中国即将成立的消息传到澳门,但此时葡萄牙政府禁止共产党活动,国民党特务也采取了暗杀行动,澳门还没有人敢挂红旗。10月10日,柯麟派人在街口挂出红旗,镜湖医院也升起五星红旗。1949年11月24日上午9时,柯麟和马万褀在澳门平安戏院主持召开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会,宣布支持共产党。

1949年11月9日,香港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2000多名员工通电起义,史称“两航起义”。美国及逃到台湾的国民党势力向澳门当局施加压力,企图冻结“两航”在澳门的财产。时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华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广东省及广州军管会主任叶剑英委派时任中央军委空军民航处领导成员任泊生,携带自己的亲笔信前往澳门面交柯麟。叶帅在信中指示柯麟,务必将这批关乎新中国民航事业发展的航空器材迅速运往广州。

1950年1月21日,柯麟给叶剑英写了一封密函汇报,记述了他与何贤合作顺利达成使命的经过,此信目前收藏在广东省档案馆。这次抢运行动为新中国提供了民航飞机维修器材,为我国航空工业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抗美援朝期间,柯麟与兄弟柯平和何贤、马万祺合作,将汽油、雷达等一批军用物资从澳门运往大陆。1956年2月,长年与柯麟共事的新增补的澳门首位全国政协委员何贤在第二届全国政协第二次会议大会上说道:“我过去对共产党的认识,并不是从书本上得来的,而是得力于一位党员同志的感召。”

这位党员同志,就是柯麟。

(根据羊城晚报报道整理)

责编:李伟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