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新青年】掀起爱国民主运动热潮

发布单位:机构人员汇总 [2022-05-07 00:00:00] 打印此信息

    【编者按】

    今年是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00周年。五四青年节前夕,学校融媒体中心推出【暨南新青年】专栏,聚焦暨南百年来不同历史时期的杰出青年,挖掘展示他们勇担先锋、矢志报国、踔厉奋发、笃行不怠的精彩故事和精神内核,讲好“青春版”暨南故事,更好地激励广大青年传承“五四”精神,以“新青年”之姿,在青春的赛道上奋力奔跑,建功新时代!该专栏将以全媒体形式在暨南大学新闻网、官方微信、官方视频号等全媒体平台同步推出,敬请关注。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家蒙难,民族遭劫。素有爱国民主革命传统的暨南学子,读书不忘救国,积极参与到抗日救亡、爱国斗争、“反美风暴”、“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等爱国民主运动中,为民族独立与国家富强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乃至宝贵生命,展现了顽强拼搏、爱党爱国的青年基因,掀起了爱国民主运动的热潮。

抗战烽烟中 爱国热潮风起云涌

1935年,北平爆发著名的“一二·九”学生救亡运动,全国学生群起响应,上海市学生运动也出现新高潮。

为扩大运动影响,暨南和交大、复旦等学生约定12月14日到南京国民政府请愿。第二天,各校学生冲进上海北站,暨南学生刘烈人,刘甚恺、张馥等抢占火车头,遭到上海当局阻挠。交大学生充当火车司机,暨南女同学朱冠坤、唐蕙等到火车头协助铲煤。经过五天五夜奋斗,火车到达无锡后再也无法前进,才被迫返回。12月19日,暨南学生出发游行,奔波10多个小时,坚忍饥饿、寒冷与阻挠,向市政府请愿,要求参加抗战。暨南学子的积极参与将上海“一二九”学生运动推向了高潮。

1936年11月,绥远抗战取得辉煌战果。一时,全国人民掀起绥远运动,暨南青年也参与到援助绥远运动中去。

暨南救国会陈毅乔出面号召大家募捐,支援抗日前线,慰劳抗日战士。全校上下,从校长、教授,到一般教职工和学生,纷纷解囊捐款,全校一下子捐了1000余元,购置了大批日用品,师生还动手缝制丝棉背心,连同慰问品、慰问信送到绥远前线抗日将士手中,表达暨南师生爱国赤诚之心。

除此之外,这一时期暨南大学还成立了“抗日救国青年团”“国立暨南大学救国会”“暨南大学反对华北自治运动救国会”等抗日救亡组织。

在建阳山城 筑起“东南民主堡垒”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迅速占领上海租界。困于“孤岛”的暨大立即决定并实行全面南迁。1942年春节刚过,暨大学生二三人为一批,经历冒险渡江、深陷淤泥、遭匪洗劫等磨难,历时十五天,辗转六百余公里,陆续奔赴福建建阳。

这一时期,暨南学子参加中共组织活动热情愈增。学生中原有的党员和积极分子,如陈斐然、金家麟、柯以圻、沈根源等,团结周围同学,宣传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1943-1945年,党组织派党员洪惠美(洪惠)、林绿竹(张连)考入暨大,边读书边做党的工作,闽西南白区党组织发展暨大学生王新整、何家沛入党。

抗战胜利前,中共闽赣粤边委根据当时局势,为暨大学生党员下达任务:“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主要工作是团结和培训进步同学,在他们中间组织和介绍学习进步书籍,如《大众哲学》《政治经济学教程》《政治学大纲》。1946年,暨大学生李法儒、方勤(余芹芳)、陈泗东、叶友德等被批准入党。通过以上活动,“逐渐形成一股比较稳定的革命力量,在暨大的学生运动中开始起着核心的作用。”

在这艰难时期,不少大学停办,暨大却在这四面环山的小山城中弦歌不辍,积极开展抗日救亡民主运动和争取民主自由的爱国斗争,建阳时期的暨大也因此被誉为“爱国救亡民主堡垒"。

救国运动中 暨南巾帼不让须眉

在轰轰烈烈的爱国民主运动中,暨南还涌现出罗俊、林维雁等一批追求抗日救亡、民主与进步的女学生,她们用青春和生命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爱国篇章,体现了暨南女性的“她”力量和伟大爱国主义精神。

罗俊是上海妇女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曾以暨南大学学生代表身份会见宋庆龄,并开始重要交往。九一八事变后,她积极投身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并任上海妇女救国会组织部长。而暨南大学的全体女学生都是上海妇女救国会的会员。七七事变后,罗俊在上海慰问抗日将士,开办救护训练班,动员工商界家属募捐,还创办了中华女子职业学校作为抗日救亡的联络阵地。上海沦陷后,她仍旧辗转于香港、广州,长沙等地从事抗日救国运动。

1936年国际妇女节,上海妇女救国会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暨南学生胡穗新和史良、方铭等带领队伍前进,高呼“二万万女同愿团结起来”“反对内战,一致对外”“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当时的《大众生活》杂志还将此照片作为封面刊载。

暨南大学从建阳迁回上海后,大批青年学生投身爱国民主运动中,女学生林维雁就是其中之一。

林维雁1944年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在校期间她开始接触进步人土,思想上受到共产主义的启蒙。林维雁在“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的暨大游行队伍中担任游行大队的宣传员,不顾个人安危,冲锋在前,面对沿途军警高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向枪口要饭吃!"的口号。离开学校后,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继续开展革命工作。1949年1月23日,林维雁被国民党逮排,她狱中受尽各种醋刑,宁死不泄露党的任何机密。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林维雁用鮮血在监狱的墙墾上写下:“两只脚站着,比四只脚爬着要自由!"的豪言壮语,这句话是她一生信念的写照。

投身爱国民主运动 暨南青年冲在前列

1946年10月,暨南大学从建阳迁回上海,经受战争洗礼的暨南青年很快又投入爱国民主运动中去。在反美抗暴、“三反”运动、实行民主的南京学生请愿运动中都冲在最前列。

1946年,北平发生美军强奸北京大学女生事件后引发中国人民一系列抗议美军暴行爱国运动。暨大学生陶玉麟发表报道《一声闻“顶好”,双泪落君前》来揭露美军罪行;暨大学生自治会组织“暨大学生抗议美军暴行委员会”,以罢课集会、游行示威等方式联络各高校共同行动;上海市17所大专院校组织“上海市学生抗议驻华美军暴行联合会”,暨大学生金尧如、柯以圻、钱国屏,施济贫、王世杰等担任“抗暴联”主席团成员,组织1万多人举行大游行。此次抗议美军暴行运动,暨南大学在上海是反应最快、最为强烈的大专院校之一,以致于国民党情报部门在国民政府教育部的一份报告中这样写道:“据报,上海各大学学生近日之反美运动,以暨南大学学生行动最强烈。”

随着内战进行,国民党政府政治、经济、教育危机全面爆发,并加强对高校师生控制,暨大学生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投入大规模“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1947年5月,上海国立大专院校召开学生代表联席会议,各院校推选代表到南京请愿,暨大推选陈泗东、林沂等。同时,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暨大、交大等校相继罢课。上海各校学生云集暨大欢送晋京请愿代表团,并举行“三反”大游行,暨大学生在最前列,冲破国民党重重封锁,到达南京。在南京,国民党军警残忍镇压学生代表,还到学校逮捕暨大学生60余人。

(资料来源:《暨南大学史》)

(新闻中心 李伟苗 学生记者 王佳悦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