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院摩洛哥籍留学生雅莉:获得中国文学博士学位是我的梦想

发布单位:机构人员汇总 [2022-06-17 00:00:00] 打印此信息

5月31日北京时间下午2点,也是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上午7点,文学院正在举行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学位论文答辩。留学生雅莉在电脑前坐定,认真翻阅着自己打印好的PPT和其他资料,她的答辩即将开始。雅莉感到自己心跳加快,又小声读了几遍为答辩准备的稿子,想起导师“不要紧张”的鼓励,内心逐渐安定下来。接通视频,向答辩主席与委员们问好,宣读独创性声明,雅莉开始了她的答辩。

求同存异,包容地看世界

2017年,雅莉来到暨南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此前,她曾在北京学习中文,然后在山东师范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一路向南的生活经历让她感受到了中国南北方的差异。“中国北方人性格像我一样,开朗活泼,对外国人很好奇。而中国南方人比较内向和腼腆,不过,他们对外国人也无比的热情。”雅莉说自己爱吃北方重口味的食物,面条与蒜辣都很喜欢,“不过,中国南方的美食是又丰富又好吃”,雅莉补充道。

“都挺好”既是雅莉对中国南北方差异的评价,也是她面对世界文化差异的基本态度。这个摩洛哥姑娘的中文名字“雅莉”,是她英文姓的首字母“YA”,与她最爱的歌曲《茉莉花》中“莉”的混搭组合。她选择兼容并包,所以被问起遭遇文化碰撞的具体经历时,雅莉说自己想不出来。“我没有印象深刻的文化碰撞经历。因为我认为这些‘碰撞’取决于个人的接受度和宽容能力。”比起评判,她更愿意去尝试,并努力寻找理解不同文化的有效方式。

她选择用学术探索来拓展认知世界的边界。雅莉在大学时期读了很多阿拉伯、法国和拉丁美洲的文学作品,本科论文就选择研究阿尔及利亚女作家阿西娅·杰巴尔的《爱情,幻想》,这是她找到的第一个坐标。来到中国后,雅莉把中国文学当作第二个坐标。有了这两个坐标的参照,她开始关注中国文学和阿拉伯文学的对比研究,并萌生了攻读中国文学博士学位的想法。

答辩现场,一位专家向雅莉提问:“你论文的题目是《莫言与马哈福兹女性书写比较研究——以长篇小说为中心》。莫言的作品很多,为什么选择《丰乳肥臀》《红高粱家族》《檀香刑》这三部作品呢?”

屏幕上的雅莉停顿了一下,随即答道:“谢谢老师的提问。我认为这三部作品最能体现莫言塑造女性形象的功力,文本的可比性更强。为了突出问题意识,论文聚焦这三部作品,但在比较地域文化背景的时候,论文也谈到了莫言的《生死疲劳》《食草家族》《蛙》《红树林》等作品。”

雅莉已经熟练掌握学术语言,但她相信,在专业的学科知识体系之外,一定还存在着别的可能路径。“文学中不但有‘科学’,更包含‘情感’,这是一种宏阔的、全人类共通的情感,它也深深吸引着我。”

现实生活中,她感受过那种超越文化隔阂的共通情感。疫情爆发的前一年,雅莉在开学后去找导师贺仲明教授汇报学习进度。聊完论文进度,她告诉老师,自己收获了爱情,并且已经领了结婚证。在雅莉看来,贺老师平日里情感内敛,但那次他十分高兴。贺老师先是祝贺雅莉,然后叫上自己的其他学生,大家请雅莉到卡拉OK餐厅庆祝,还一起为她准备了新婚礼物。

“当时我非常感动,因为贺老师很关心留学生在华的生活,让我印象深刻”。雅莉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惊喜”。

(雅莉的师门合照,后排左三为雅莉)

疫情期间,更加需要耐心

雅莉读博的过程其实并不算十分顺利。2020年1月初,学校开始放寒假。雅莉回到摩洛哥,并像往常一样,提前买好了回中国的机票。然而,1月下旬爆发的疫情令她措手不及,返校计划也被迫搁置。“当时我感觉很沮丧,很难过。时间越长,回中国的希望越渺茫。”疫情对她学业上的影响显而易见。对于留学生来说,最重要的是保持学习中文的语境。

论文写作的困难直接摆在她的面前。“留学生最大的考验是汉语声调”,无法返校意味着她找不到练习中文口语的伙伴,好不容易培养起的语感正在一点点消失。“疫情会让人变得保守。我两年都没回中国,写作博士论文的难度越来越大。尤其是,摩洛哥的图书馆缺乏中文书籍,我感觉自己也开始偏向保守了。”

所幸,消极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失去了语境,她决定给自己创造语境。“我就对自己说不要放弃,我要相信明天一定会更好。无论如何,我只能坚持下去,完成这篇论文。”为了克服拉巴特和广州的物理时空距离,雅莉试着主动向导师寻求建议。导师的积极反馈给了她信心:“我需要老师建议的时候,贺老师一直有时间,我觉得这个很难得,也对我毕业有很大的帮助。”

云端的交流让雅莉回想起疫情前在暨南园的时光: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的老师们在课堂上意气风发,文学院时常邀请境内外各领域的专家、教授来做讲座,图书馆里有丰富的藏书和罕见的孤本。雅莉说她能感受到,暨南大学有浓厚的学习氛围和纯真的生活环境,在这里,她的专业知识和理论水平都得到了很大提升,她也收获了对中国文学更深厚的情感。记下这些在暨南大学求学的经历,记忆就变成了鼓励。

最后她成功了。雅莉顺利通过了博士学位论文答辩。谈到在读博士期间最大的收获,雅莉说,她“学到了什么是耐心”。中文并非她的母语,用学术化的中文来写作博士论文,其难度可以想象。

很多时候,她都要一遍遍地修改论文的语言,不断优化表达方式。除此以外,还要持续积累中国文化、文学等方面的知识,雅莉为此啃了很多理论书。但一切都是值得的:“论文写作带来了很多收获,我的语言水平提高了很多,自信也提升了,在对中阿文学的研究上也有了一定的进步。”

最重要的,其实还是梦想

雅莉身上的自信和活力令人印象深刻。“周围的人经常说我性格开朗、活泼,我很喜欢结交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城市的朋友,因为我喜欢学新的知识,新的文化,新的地方传统习俗和语言。”她认为,在成长过程中,家庭教育和童年经历对自己影响最大。父母鼓励她广泛地阅读,阅读激发了她的好奇心,开拓了她的视野,也令她变得宽容。求学路上父母的支持、赞美同样带给她莫大的鼓舞。此外,“自律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因为自律有助于控制和要求自己去达到一个目标。”但其实她聊得更多的,还是梦想。

上初中的时候,生物老师要班里的同学们写下自己的梦想。雅莉在一张小纸片上写道:“我的梦想是拿到文学博士学位。”当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将来会选择攻读哪种语言的文学博士。“我们必须要有梦想”,它可能只是一个大致的方向。但正因为目标不是唯一的,所以每一种可能性都可以尝试。直到2009年开始学汉语,雅莉才决定攻读中国文学的硕士和博士。又过了13年,她终于实现了自己少女时期的梦想。

获得博士学位是雅莉的新起点。“现在毕业了,我打算把这篇论文翻译成阿拉伯语,给阿拉伯读者了解莫言和马哈福兹笔下的女性书写情况的机会。”她打算毕业后再学一门新的外语,将来做一个汉语老师和中阿翻译家。“我想和师弟、师妹说,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收获。”

暨南大学是雅莉梦想起飞的地方,文学院将永远是她润泽文学梦想的心灵之地,期待雅莉秉持一种言忠信、行笃敬的精神,学至更高,行至更远。

(文学院)

责编:李伟苗